网游大相师

字数:12626字

    一边向前走着,左旸一边心中也留着小心,只要发现情况不太对,立刻就要做出相应的应对。

    冒险归冒险,能不丢掉性命他自然也不想丢掉性命,来一趟西域多不容易,尤其是大漠鬼城这种特性,下次没有雷行空带领,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走到这里。

    好在这些个木偶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举在头顶的长枪并没有任何落下来的意思。

    只是有点让左旸很不自在,心中发毛的感觉依旧没有减轻。

    因为这些木偶虽然没有主动攻击他,但那双漆黑透亮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他,他走它们的脑袋就跟着转动,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进行阅兵,只是阅兵绝对没有这么恐怖,毕竟这些看着他的木偶又不是人。

    终于。

    左旸安然无恙的走到了这条甬道的尽头,而那些木偶也已经全部将头转了过来,漆黑透亮的眼睛就死死的盯着他,仿佛在催促他尽快进入面前的那扇拱门。

    “……”

    看着这些木偶,左旸忽然想到了一个比较皮的问题:

    如果他现在不打算继续往里走了的话,这些木偶会不会让他离开呢?

    这个问题虽然有点皮,但也确实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关系到他万一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是否还有退路,所以,左旸决定皮一下试一试。

    于是,左旸转过身子,向出口的方向走了一步。

    “咔嚓!”

    就在这一瞬间,那些木偶竟猛然收回了之前交叉在斜上方的长枪,而后双手握着枪柄躬下sheng子做蓄力状,全部将墙头对准了他。

    这意思明显是在说:小子,你敢回头一步,我们立刻将你扎成筛子!

    好吧,不用再皮了,免得皮没了命……虽然这些个木偶并没有显示相应的功力境界,也没有显示任何的气血值,但左旸觉得它们绝对不是好对付的,尤其是它们的数量这么多,甬道又这么狭窄,真要斗起来,吃亏的八成是他。

    这么一来,原路退回肯定是暂时不用想了,左旸也就没什么好考虑的了,只有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向里面走去。

    “呼!”

    进入第二个拱门之后,油灯再一次自动点亮。

    又是一条差不多的甬道,这条甬道之中同样整整齐齐的站了两排木偶,数量也是40个,分成两排相对而立。

    不过不同的是,这个甬道中的木偶看起来要比之前的那些木偶粗壮了一圈,身上全都披着更加厚重的甲胄,手中则端着一把比雷行空所使的鬼头刀还要宽大厚实一些的大刀……如果说之前那些木偶是普通士兵的话,那么这里的木偶无疑就是士兵中的重甲兵了。

    像之前的那些木偶一样,这些“重甲兵”也已经齐刷刷的转过了脑袋,用同样的眼睛看向了左旸。

    经过刚才的事情,现在左旸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强势围观”,因此也就没什么好想的了,迈开步子便试着继续往里面走。

    “哗!”

    也是在他迈步的同时,这些“重甲兵”举起了手中的大刀,互相交叉又为他架起了一条通道。

    同样的招式不能对圣斗士使用两次,左旸现在对此也没了太多的感觉,很快就穿过通道来到了第三道拱门门口。

    这一次他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走进门内。

    “呼!”

    火光再次亮起时,面前环境终于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一次呈现在面前的不再是一条通道,而是一个直径差不多有20来米的圆形大厅。

    同时迎接他的也不再是数量可观的木偶,而是只有两个手握金属大锤的……铜人?

    应该是铜人吧,左旸虽然对金属没什么特别的研究,但对于这些常见的金属还是有一定的认知的,到还不至于认错。

    这两个铜人比那些“重甲兵”又要壮硕不少,身高至少也有2.5米左右,胳膊要比左旸的腰还粗了一圈,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它们手中的那柄金属大锤,那锤子通体由不知名的金属打造,光看锤头就像一个大鼓一样,若是有人能够抡得动,破坏力绝对极为惊人!

    就在左旸细心观察的时候。

    “当啷!”

    一声脆响互相传来,左旸连忙循着声音看去。

    只见在这个大厅的西侧墙壁上,正镶嵌着一个差不多有冬瓜大小的大沙漏,这时候这个大沙漏已经启动,上半部分的沙子正顺着中间的细口不停向下流动。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开始计时了?”

    左旸一愣,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沙漏的作用当然是用来计时的,就像中原常用的“一炷香”“一盏茶”之类的计时道具,而若是计时,便说明这个大厅里面有什么需要他去完成的事情,而且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才能够通关。

    与此同时。

    “咣!咣!咣!……”

    两个铜人居然已经动了起来,它们双手握着金属大锤,正迈着大步向左旸这边走来,而且越走脚步越快,沉重的金属身体和那柄大锤完全没有给它们带来任何负担,反而让人觉得它们很灵活。

    “这就要开打了?”

    左旸紧了紧手中的【非攻】,脑中仍在飞速转动,“所以说这一关的通关要点是什么?要在沙漏计时结束之前击败这两个铜人?还是别的什么?”

    “嗡!”

    眨眼之间,两个铜人已经冲到了左旸面前,完全不给他思考的时间,抡起锤子便不由分说的砸了过来。

    “我去,好歹给个提示啊!”

    左旸也是无语的很,但他已经感觉到了大锤呼啸而来的热风,便是没明白过来到底怎么回事,也不得不被迫应战。

    “唰!”

    面对无比霸道的金属大锤,左旸自然不敢硬接,先是使出一记【雁行功】快速向一侧闪去。

    但他才刚刚避过这一锤,双脚还没完全站稳之际。

    “嗡!”

    另一个铜人的大锤便接踵而至,这两个铜人竟还知道无缝衔接!

    “靠!”

    左旸避无可避,无奈之下只得祭起【花飞蝶舞(无缺)】进行招架,同时为了以往万一,还立即将【非攻】转化为伞形态挡在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