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成为BOSS

字数:8980字

    最新网址:听着永夜的“真心话”,茅十八却是凄凉的微微摇头,当初永夜确实对小刀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毕竟他就是那样一个嚣张的无法无天的人,过去永夜玩网游的时候都已经说不清他这样的言行究竟给多少人带来了同等的伤害,但他的这种简单粗暴的行为作风毕竟还算是一种网游中的常态,不仅是对事上,还有对人上都是如此。

    但茅十八对永夜隐瞒了小刀离去的事实却是更加直接的,甚至于当小刀还流连在离开与否的边缘的时候,茅十八就已经开始对永夜有隐瞒的迹象了,而且那段时间可是小刀最需要有人能够安慰他一下,最希望有人能够陪他一下的时候,可偏偏小刀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出现。

    那时候的狄飞惊正忙着对付老王和丹云,而白玉京也徘徊在他还想不想要继续当其他人认同感中的那个剑仙,可以说小刀是最没有过错,但却是被所有人都无情抛弃的一个悲剧。

    狄飞惊在襄阳城的时候,如果丹云和十八大没有找来,那真说不准狄飞惊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今天的狄飞惊感到很庆幸,虽然他仍旧无法对豪门公会产生那种切身的信任基础,但终究他还是对豪门公会中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人心怀感激。

    今天再次见到茅十八,狄飞惊头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刀,也唯有小刀才能打开今天这个早已被上了层层枷锁的局面。

    “你们走吧。”

    茅十八心知自己在小刀的问题上无话可说,谎言说了一千遍或许能够变成真理,但做错的事永远都是错的,哪怕是对于简单粗暴的玩家而言,在错误的认识上也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即便要推卸责任甚至是否定错误,那也是建立在自己已经认识到错误的基础上才产生的,只要认识到了,诸如茅十八这样的人就绝不可能罔顾事实。

    “我不走,老刀,你一定有法子可以联系上小刀的对不对,我要把小刀给找回来,我发誓一定要找回来!”

    突然间不知道因为什么样的情绪让永夜一下子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来,永夜的声音划过每个人的耳朵,他那真挚的并不是一时起意的感情也在大声宣泄着,听着这样的一句话,茅十八的内心渐渐的开始出现了一丝挣扎。

    回到过去,回到那个一年以前他们共创辉煌的昨天难道不好吗,人人都崇拜他,人人都标榜他为神王难道不好吗?

    但是理智如茅十八即便在此时此刻也十分清醒,他知道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即便他能够退一步,但是豪门公会会为了自己的利益退这一步吗,官方为了能够往腰包里赚更多的钱会停止用更新和补丁打压他的存在吗?

    不会,一切的一切早就在一年前当茅十八明白事情已经到了无可转圜的余地时就已经在慢慢的抬头了,茅十八尽管看似是主动的一方,但实际上也只是被动的一方,他被动的接受了六大豪门公会的存在,被动的接受了自己身为一个玩家的身份,在被动的基础上他迎头而上,走到今天,这一切能够证明他错了吗?

    并没有,茅十八知道自己并没有错,即便他在狄飞惊的面前认罪,在小刀的事情上对永夜认错,但他并没有错,如果用网游的行为逻辑来评判的话,他什么都没有做错,如果真要说做错,那也是所有人都错了,在狄飞惊那双能够识别一切网游骗子的慧眼中,无人不是骗子。

    但茅十八这一刻却还是有种落寞的感觉,甚至有一种痛苦,他的思想虽然让他能够清楚的知道这就是对面那个叫狄飞惊的人所拥有的天赋带给他的,是一种敌人想要从本质上瓦解自己战斗意志甚至是想要彻底摧毁他的一种手段,但茅十八却仍旧避免不了自己的思绪爆发。

    “你们走吧,别让我说第三次。”

    茅十八最终没有让自己输给狄飞惊,同样也没有败给自己,他的话让狄飞惊无赖的耸了耸肩,拉着永夜和龙子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跟前,当他们离开后,茅十八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惆怅的苦笑,比过去他面对蓉蓉离开,面对团队分崩离析,面对自己落到今天这个结局都更加强烈的不安。

    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输了,就如同农民起义的历史规律一样,他输给的就是自己。“老大,你肯定有法子的对不对,帮我个忙不算过分吧?”

    永夜在离开后并没有放弃他想要找回小刀的迫切心思,他当即就给折戟沉沙发去了消息,不管是想要依靠公会的力量还是折戟沉沙本人那种真人pk的手段。

    永夜原本是极不情愿来崆峒山的,更加不情愿来保护狄飞惊这个他过去一直都不怎么待见的人,如果狄飞惊有茅十八、白玉京那样的技术也就罢了,至少永夜闲的蛋疼的时候还可以找他切磋一下,但纯粹就是来当保镖的,永夜自然不会愿意了。

    但如今,永夜却像是橡皮糖一样的黏住了狄飞惊,不管狄飞惊到哪,他就跟到哪,这让狄飞惊很是无语,他心想你找小刀关我什么事,虽然狄飞惊也想要找回小刀,但崆峒山却还有一大帮事等着他来处理呢,眼下团战还没结束,但狄飞惊要二哥马上结束,狄飞惊还不知道二哥想要找茅十八寻求合作未果的事情,如果他知道了,不知道又要头疼脑热多久。

    然而永夜可不管狄飞惊回到崆峒山又好不容易的逃过了茅十八的截杀后想要娶干嘛,永夜可是绝对的以自己为中心的人,小刀的事情事狄飞惊提出来的,那找回小刀的事情狄飞惊同样也是责无旁贷。

    “夜哥,要不我们先去团战擂台那边,你到那边也能发消息呀。”

    狄飞惊的话很快就迎来了永夜极度不满的表情,如果是放在过去,要是有人在他有迫切需要完成的重大任务的时候跟他说这种话,那即便是自家公会的兄弟,永夜怕是也杀人不手软,但这会他对狄飞惊却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依赖,这种依赖恰恰也让永夜那原本空洞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填补后才出现的,而这样的填补就和狄飞惊在襄阳城被救赎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狄飞惊就是狄飞惊,他就是那个不识时务的狄飞惊,所以狄飞惊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在不经意之间“拯救”了永夜,甚至差一点就间接的拯救了茅十八。

    当时他对茅十八说起小刀的话题时更多的心思其实只想着要脱身而已,但狄飞惊所不知道的是,恰恰是因为襄阳城中他亲身遭遇到的一切让他感同身受的事情,却恰恰也是触及到了茅十八和永夜内心深处的灵魂。

    “我靠,你就不能等一下再去吗,那头的团战有什么好看的,垃圾的要死!”

    永夜从来不曾有过因为自己的行为要给谁一个解释的,但这会他还是对狄飞惊还算耐心的给出了一个解释,甚至于就连永夜都感到很惊讶,自己什么时候也变成这样了。

    狄飞惊仍旧没有看出永夜的身上有什么变化,永夜不去,那狄飞惊也只能不去了,但就这么干看着永夜发消息狄飞惊同样也是闲的蛋疼,所以狄飞惊也翻开了好友栏,开始找寻有什么人可以联系的。

    然而当狄飞惊刚刚打开消息栏,看到了第一个人的编号id的时候瞬间也愣住了,也同样是这个瞬间让他猛地一下反应了过来。

    自己怎么把她给忘了!

    狄飞惊回到崆峒山被杀之后途径万松山庄再度返回崆峒山,尽管这也就不过是一天之内的行程,但如今的狄飞惊却并不是孤身一人了,他还多了一个雪儿,即便这份感情已经到了快要支离破碎的地步。

    “那个……是我。”

    狄飞惊随便找了个理由走开了去,永夜倒是没有拒绝,毕竟以永夜这个网游第一刺客杀手的身份,只要狄飞惊不是脚底抹油,那狄飞惊是绝对逃不过永夜的追踪的。

    狄飞惊走开后就给雪儿发去了语音,他两约定结婚后就曾经相互承诺过,彼此间不能发消息一定要用语音,对此狄飞惊倒是很赞同的,只不过狄飞惊的确想法很多,但是用口头语言表述出来,特别还是跟一个妹子聊天,却仍旧还是让他有种说不出话来的感觉。

    “你谁呀,不认识你。”

    听着熟悉的声音,以及听着有些陌生的语气,狄飞惊此时也不禁苦笑了一声,但同样也是因为有了襄阳城发生的剧变,所以此时的狄飞惊并没有情绪化的再度关闭消息,而是很清楚自己的行为也同样对雪儿造成了伤害。

    “雪儿,是我狄飞惊呀,你现在在那里呀?”

    狄飞惊一板一眼的用讨饶的语气似乎像是在为自己的行为认错,语音那边隔了半晌,让狄飞惊以为雪儿当真从今往后都不理他的时候,雪儿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听着这让人怦然心动的一句话,狄飞惊此时也竟然有一种想要赞美上帝的冲动。

    “我哪敢啊,啊……不是我哪能啊,我们说好了要结婚的,今天就结好不好,你在哪我过来接你。”

    然而狄飞惊刚说完就听到了那头两三个人的大笑声,这让狄飞惊差点没被吓出魂来,随即他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飞飞,你这副会长当的,可是让我这个会长都还不让人省心啊。”

    银狐的声音传来后,狄飞惊一开始有点懵,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当他意识到雪儿这是去找“娘家人”的时候,顿时就让狄飞惊原本肝胆愧疚的心思又平添了几分,这一刻的狄飞惊仿佛也开窍了一般,如果雪儿当真不跟自己好了,她是绝对不会去找人诉苦的,毕竟分了也就分了,游戏里的婚姻有几个人是拿来当真的呢?

    “行了,你也别过来了,待会我让雪儿过来找你,至于结婚的事嘛,再议!”

    银狐的话一说完,狄飞惊心中就在反复琢磨“再议”是个什么鬼,不过还没等到他回过神来,雪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这次我就大发慈悲的原谅你了,如果再有下次……哼哼,那就没有下次了。”

    雪儿说的话狄飞惊能说什么吗,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答应,只不过这时候狄飞惊的心中突然又多了一种声音,那就是他察觉出了这件事中的不寻常。

    这件事确实不寻常,毕竟狄飞惊的言行已经极大的伤害到了雪儿,不管这种伤害是不是双向造成的,但是站在男女双方的立场来看,狄飞惊的责任更大一些,但如今狄飞惊如此轻易的就挽回了雪儿的爱情,甚至于是一种雪儿主动以“我怕你不要我”这样低姿态的心声表达出来的,就更加令人怀疑了。

    狄飞惊在襄阳城梦醒之后思考了很多关于自己那荒唐可笑的人生,他在思考这一系列问题的时候从来都是以正常人该如何如何来评价的,或许说狄飞惊的脑海中也存在着很多别人告诉他的东西,这些东西他只需要拿出来复制一遍即可。

    可惜的是,狄飞惊并没有坚持太久,毕竟他今天已经成功了,这种成功极大的压抑了他内心那种荒唐可笑的想法,如果今天的狄飞惊没有成功,甚至是快要成功了,说不定他都会否定自我的。

    狄飞惊怀疑雪儿再度接受自己动机的心思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消失了,只不过狄飞惊此时踌躇了一阵,还是给雪儿那边发去了一条消息。

    “那个雪儿……啊,银狐老大,茅十八现在就在崆峒山等着杀我的人呢,我之前和丹云一起来崆峒山都被他杀了一次,这是跑第二趟了。”

    狄飞惊本意是想提醒雪儿让他小心别被茅十八给杀了,但他话音刚落就听到那头银狐严肃的声音。

    “这种小事你难道不能处理好吗?”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