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独闯天涯

字数:12500字

    风萧萧有些后悔刚才自己没经过大脑就嚷嚷自己腿抽筋。不必寄希望于惊风会没听见,听东西可是他的强项。现在的惊风,也一定是在找机会下手吧。

    紧张,除了紧张还是紧张。但偏偏又是异常的宁静。迟迟不见惊风的动作。

    忽然,“三才剑”余下的两人,还有吹雪,这三个人开始动了。

    但风萧萧却什么也没看到,他只是听得出,这三个人在移动,非常小心翼翼的移动。而且,移动的声音越来越轻,是因为他们渐行渐远了吗?这么小心的移动,是不是怕稍微露出一角而给自己当了靶子?

    惊风离自己最远,他动不动,自己光靠听是判断不出来的。他是不是也离开了?

    流月忽然低声道:“好像都走了。”

    风萧萧也悄声道:“那三人是走了,但惊风……”

    流月道:“应该也走了。”

    风萧萧道:“他怎么会走,现在可是他出手的大好时机。”

    流月沉默了一下后道:“你觉得腿抽筋这种事,说出来会有人相信吗?”

    风萧萧迟疑,的确,刚才连自己这个亲身经历的人都不敢相信。

    流月却还在补充道:“更何况还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的。”

    风萧萧瞪了他一眼,流月继续道:“而且你后面又出手飞死他们一人,我想他们大概认为你又在做戏戏弄他们,现在怕是真的已经闪了。”

    风萧萧道:“万一他们躲在某个暗处再盯一会呢?”

    流月道:“那你就继续在这蹲你的马步吧!”

    以上对话,两人的声音都已经压得低的不能再低了,如果除了对方还有人可以听到,这人一定是鬼。

    流月从风萧萧的马步下面钻出来,一边敷着金创药一边望着风萧萧的腿道:“腿抽筋这么有意思?是不是真的啊?”

    风萧萧又是一愣道:“这条腿一动就会痛,不是抽筋是什么?”

    流月上好了药,懒洋洋地道:“任何受伤的部位,动一动都会觉得痛?”

    风萧萧嗤笑道:“受伤?无缘无故怎么会受伤?”

    流月忽然道:“你刚才踩来的那一脚是用上武功的吧?”

    风萧萧点头道:“当然,早知我刚才不如踩死你。”

    流月没理他,继续道:“之后你跨过我,这一脚上的武功收了没有?”

    风萧萧迟疑道:“好像没有……”

    流月望着地面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你自己这一招踢伤了自己。”

    风萧萧叫道:“靠,这怎么可能!”

    流月淡淡道:“总比你什么抽筋有可能。想知道的话一会你恢复以后再试一次就行了,反正是游戏,再伤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

    风萧萧叫道:“那现在怎么办?”

    “自己运功疗伤啊!笨!”

    风萧萧运起冰心诀内功,只须臾间,腿已经回复如常。风萧萧也感觉似乎不是什么抽筋了,笑嘻嘻地道:“好了好了!”

    流月道:“再试试啊,看是不是抽筋。”

    风萧萧道:“有时间再试吧,现在先走了,你能走吗?”

    流月道:“差不多了,边走边复原吧。”

    两人离开了树林,风萧萧道:“当心些,没准前面又有什么埋伏。”

    流月指指身后道:“不会了吧?你看铁旗盟都散会了。”

    风萧萧回头,只见身后三三两两的人群正在飞速地向己方逼近。从那个方向过来,不是铁旗盟的人还能有谁。

    风萧萧回头道:“那还不快走,铁旗盟的人见了也是麻烦。”

    但流月似时身体还未复原,施展出来的轻功那叫一个恶心。风萧萧想助他一臂之力,结果两个人变得一样的恶心。

    风萧萧叹息道:“能晚点出树林就好了。现在躲进去也已经被发现了,我的飞刀反而不容易施展。”

    流月摇头道:“没有用的,铁旗盟的人怎么会正好这个时候过来?肯定是惊风和铁旗之间通风报信的。”

    风萧萧心知拖着流月自己轻功再高也是无济于事,索性停下来等着对方。看看他们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对方也不过转眼即至,带头的正是铁旗。众人在铁旗的示意下也停下脚步,铁旗长枪立到身旁,显得威风凛凛。

    看来的确是要找两人了,于是风萧萧主动说话道:“铁帮主,不至于吧?一定要赶尽杀绝吗?”

    铁旗面色一寒道:“萧老板,我们是找流月,他留下,你尽管走你的。”

    风萧萧道:“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铁旗道:“萧老板,我知道你现在飞刀已经是神乎其技,但也总得讲道理吧?”

    风萧萧却道:“我神乎其技的飞刀其实还只是刚刚发生的事,不知道铁帮主是从哪里听来的?”风萧萧是暗指铁旗和惊风有联系,自己飞刀已超音速的事惊风肯定会告诉他。而其他人听来,以为他还说得是飞刀射鞭子一事,对风萧萧的这句话就有些不理解了。这其中的微妙,却只有铁旗和风萧萧自己知道。

    铁旗果然眉头皱了皱,向流月望了一眼,道:“萧老板,我们不过想问流月兄几个问题,并不会为难他。”

    风萧萧满不在乎地道:“那就现在快问吧,问完我们还要赶时间。”

    铁旗脸色极其难看,但还是没有发作,最后深吸一口气道:“好,我就问两个问题,希望流月兄你能如实回答。”

    风萧萧和流月都没有搭理他。

    铁旗道:“是谁派你过来的?又是谁指使你说得那番话?”

    风萧萧忽然明白了。铁旗和惊风为什么如此揪着流月不放。

    按理来说,虽然被人窃听,但却并未被听到什么要紧的事;虽然流月说出了铁旗和惊风的事,但就算他现在杀流月一百遍这话也还是说了,要算这个帐到也不必这么急。铁旗他是在流月说出这个消息后,也想到了惊风身边一定有内奸。纠缠流月,其实是想找出这个人是谁。

    风萧萧望向流月,不知他察觉了没有。忽然又觉好笑,察不察觉还不是一样,流月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啊!

    却听得流月道:“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又有谁会派我,只是听说你们新近成立,过来看看新鲜。另外江湖传言,说惊风现在跟着你混,我就顺便看看他在不在喽。”

    铁旗冷笑道:“江湖传言?我们刚成立一个多小时,江湖传言就已经出来了吗?”

    流月摇晃着脑袋道:“江湖的事,大家都说不清楚。就像你们帮派成立不过一个多小时,原来帮派的人不都来了吗?传得也很快嘛!”

    风萧萧暗笑,这分明是在胡搅蛮缠。他们帮派互相都是好友,一传十,十传百,消息当然很快就人尽皆知了。不过此时也不在给铁旗说话的机会。风萧萧立刻接过来话头道:“铁帮主,既然已经回答了你,我们这可就要走了。”

    铁旗盯着风萧萧,半晌没有说话。

    风萧萧忽然道:“铁帮主,另外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声。”

    铁旗眼睛一亮道:“什么?”

    风萧萧望了一眼他手里的“盘龙枪”后道:“你的‘盘龙枪’,对我的飞刀是没有用的。”

    铁旗虎躯一震,表情古怪地道:“你说什么?”

    风萧萧笑了笑道:“我想你是明白的。如果不信,不妨找机会去问问龙岩。”

    言罢对流月道:“走了。”

    临去前,风萧萧又朝对方人群的最深处望了一眼。那里,老大和逍遥都垂着个头,仿佛周围的事与他们无关,风萧萧叹了口气,转身而去。

    而身后的众人,再也没发出一点动静,因为他们的帮主铁旗此时已经完全神游天际了。

    路上,风萧萧忽然道:“刚才你和旭日打的怎么样?”自己是称其为老大的,但在外人面前,不提他名字谁会晓得他说的是谁。“旭日”这两个字,风萧萧觉得特生僻,特拗口,不时刻提醒着点自己,自己都不知道这是谁。

    流月笑道:“他故意放水,想把我推出门外,可惜,铁旗突然横加干预。”

    风萧萧有些担忧地道:“那是不是说铁旗已经看出来了?”

    流月的面色也是有些凝重地道:“比较有可能,而且后面你几次出手,估计都可以猜到是你了。他和逍遥以后在铁旗盟里可不好过啊!就算因为有实力铁旗舍不得踢他们走,但肯定是得不到完全的信任了……”还有一句流月咽回了肚子,“就像那时的我在飞龙山庄一样”。

    京城的大门就在眼前了,忽然一大堆人从门内钻了出来。

    风萧萧和流月对视了一下,风萧苦恼地道:“这伙人又是谁啊?不会又是针对咱们的吧?这还有完没完了。”

    接到近处一看,居然是飞云带着龙岩、弄花等众多飞龙山庄的人。看到两人,飞云面露喜色道:“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风萧萧摇头道:“我没事,他受了点伤。”

    然后给流月发了条消息问道:“你叫的?”

    流月立刻回复道:“当然不是。”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彻底的醒悟,那意思是:果然有安内奸。

    而此时,风萧萧发觉飞云等人的目光突然都射向了自己背后。转头望去,铁旗带着手下众人,正大步流星地朝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