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独闯天涯

字数:10304字

    这人究意是谁?来此的目的为何?风萧萧至今还看不透。

    说起来,好像是惊风主动向他先出手的。难道说,如果惊风不出手,他就会马不停蹄地走过?其实,他不过是个过路的?

    打死也不会有人相信,尤其是他现在正望着惊风。

    惊风看飞刀不能奏效,索性也就不动了,看来人到底有何目的。而此人也再没有动,于是夺宝奇谋在挨了一刀后,闪得十分安稳。

    看到惊风有人纠缠后,夺宝奇谋又去打铁旗的主意了。此时金钱帮已是损失惨重,大多数人多多少少都挂了些彩,加上铁旗甚是小心谨慎,根本没办法围住他。但有夺宝奇谋加入立刻就不一样了,夺宝奇谋就算不是铁旗的对手,但也绝不是一招之间就会败下来的。

    铁旗挡住夺宝奇谋冲过来劈下的第一剑后,两人战在了一起。平时和铁旗盟对敌的人是生怕兵器被他的“盘龙枪”吸住,但此时夺宝奇谋是就希望被他吸住,以赢得时间。“盘龙枪”固然是可以封锁敌人的进攻,但在实力相差不大的高手对敌时,也就相当于放弃了自己的进攻。如果明白了这个道理,那么“盘龙枪”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充其量也就是强在防守。大多数人都是自己兵器被影响后自乱阵脚。

    铁旗自己岂会不明这个道理。看到此时夺宝奇谋毫无顾忌的把剑往自己枪上喂,也已猜出他的心思。此时只要耽搁个一两招,自己马上又要被金钱帮的人层层围住,而这回惊风也是没功夫理会自己了。

    和夺宝奇谋过了不过三招,铁旗虚晃一枪就要往圈外伤,目标直前方的驿站车夫,同时朝那边大喊道:“先闪了。”

    夺宝奇谋呼喊着帮众拦住,但此时包围还未及收紧,铁旗长枪潇洒地一抡,一个半圆出去,倒了的已有四五个,没倒的也是匆忙让开的。铁旗边抡边向前冲,夺宝奇谋拎了剑在后面追。铁旗的轻功虽不出众,夺宝奇谋却也没好到哪去。两人这上倒是旗逢对手,在风萧萧眼里真是不堪入目。

    这边惊风也是闻声而动,听到铁旗叫吼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而对方就在此时动了,人影一晃就朝惊风飘去。虽是乘惊风回头的一瞬,可惊风闪避是根本不用看的。

    风萧萧和剑无痕却满心期待着此人有什么绝活。

    惊风在回头的同时已经做势在躲,这一手抓了个空。但其势不减,此人顺势一溜,就从惊风身旁划过,却是朝着那边的战局冲去。

    惊风回过神来,人都已经飘出数米了,连房顶上的风萧萧和剑无痕都已经跟着他的移动调整过观察的位置和角度了。

    惊风连忙甩出一刀,可惜已经是马后炮了。此人向旁一窜,飞刀只能是炸在原地,根本无法伤及对方分毫。风萧萧想起之前在树林中,如果不是流月自己太不注意,这飞刀也是伤不到他的,看来惊风的实力也颇有下降。

    此人为躲惊风的一刀而斜飞出去,却正好是截向了铁旗和车夫的中间。铁旗离车夫虽近,虽中间诸多阻挠,此人虽远,却是一路畅通无阻,而且轻功又高,反而先到。

    铁旗心中后悔,之前威风时只顾得留意不要被对方围住,却未想着离车夫近一些好留条后路。但当时只以为自己和惊风足以收拾这群半调子了,哪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此人此时就在铁旗面前,死死拦住了他的去路,铁旗也不说什么“你是什么人”之类的废话了,直接一枪刺了上去。

    风萧萧和剑无痕眼睛眨都不敢眨。刚才被“梨花刀”炸开后的白光所挡,没看到此人的手法。此时终于可以见识一下他到底是什么功夫了。

    此人只是平淡无奇的向旁一闪。

    风萧萧却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变化。铁旗的这一绝招他已见过很多次了。看似是刺出的一枪,但在对方闪身让过的一瞬会突然变刺为扫。之间不仅转换极快根本不及闪避,而且这看似无处发力的一扫实则力道十足,中者要么被当场就伤在枪下,要么就是被这一枪甩了出去。

    果然不出风萧萧所料,对方闪避的同时,铁旗的枪已经追着扫出。但他这一枪,居然是扫了个空。

    此人也没玩什么花样,不过是在刚才闪刺出的那一枪的时候,闪向了斜后方,于是他不仅闪过了这一刺,顺便连这一扫也闪了过去。

    风萧萧虽觉有些意外,但也没十分惊奇。他自承自己也可以做到这一点的,那么江湖上有别人能做到也不足为奇。

    铁旗却是大大的惊讶,这一枪扫出一半已经收了招式,嘴里却问出了那句自己方才以为没有必要问的废话:“你是什么人?”

    对方像对付惊风一样,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铁旗接着扫回的第二枪,他也是不疾不许地轻巧避过。

    他是来拦铁旗去路的,却连手都没有抬。但铁旗的去势却已经被他缓住,夺宝奇谋已经从后赶到,金钱帮的众人也乘势围了上来。

    大家却都忘了一个人。

    惊风。惊风现在还不是死人。风萧萧和剑无痕眼看着一道白光从惊风手里发出,射向人群。而人们却都在专心致至地追逐着铁旗,对于铁旗去势被阻感到异常欣喜,完全忽略了还有惊风这么个人的存在。

    直到惊风的飞刀在人群中炸开。又倒下数人后,大家才想起来,这边还有个不省油的灯。

    惊风的第二刀也已飞出。

    金钱帮的人咋呼着四散时,人群中闪出一人,直接用自己朝飞刀冲去,嘴里叫道:“围住不要乱。”

    飞刀炸开,此人被白雾所包裹。这人是夺宝奇谋,他用自己的高防御来硬挺了惊风一刀。

    金钱帮的帮众们沸腾了。金钱帮上上下下几乎都是身穿铠甲,他们是属于依靠防御的打法,而帮主,简直就是他们的榜样。夺宝奇谋毫无疑问是江湖上防御最强的人。

    惊风的第三刀,第四刀都飞过了,但都被夺宝奇谋用身体硬接下来。

    风萧萧欣赏到了百年难得一见地奇景:攻击的人不想打中对方,但对方却是千方百计要撞到他的枪口上来。

    剑无痕张大了嘴道:“什么叫看戏?这才叫戏啊!一剑那呆子现在还没到,他是没得看了。”

    风萧萧却笑道:“他现在来,除非正巧走得是这个驿站,那还可以看个尾声。”

    夺宝奇谋的黄继光精神鼓舞了帮众,虽然接下来的惊风尽量避开他,于是他拦失败了几刀,但帮众却没有再因此而乱作一团,个个都有了舍生取义的觉悟,大家继续努力地包围着铁旗。

    而夺宝奇谋其间也吃过药。“天龙软金甲”再强,也不可能是完全防御。否则夺宝奇谋早就是万人敌了。有玩家注意到,“天杀软金甲”最大的作用就在避免了外伤,也就是说,普通人中了一刀,既然生命下降不多,有时却因为伤口严重不得不停下上金创药疗伤,否则生命还会继续下降。而夺宝奇谋却无需如此,单是下降个生命,吃个血药补一下就行了。对于最富裕的帮派的帮主来说,血药再稀罕,他背一箩筐也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那边,拦路铁旗的人只是且躲且退,并不出手。但铁旗大感头痛,攻势再盛,也拿对方没辙;而稍一放缓,对方就有欺近身的意思。

    前进的步伐自然是被拖慢,金钱帮的人也不急着上前,只是完成了一个包围圈,此时将圈子收缩而已。铁旗朝那边惊风望了一眼,惊风仍在努力地扔着飞刀,但已经无计于事,根本没人还把那放在心上。而且众人似乎有把飞刀的账算到铁旗头上的意思。

    铁旗叹息,自己玩票总是不得善终。心中失望,手上也软了下来,不自又问了一遍:“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对方依然不语,从出现到现在,这人的嘴里一点声音也听不到。

    就在铁旗已经无心抵抗的时候,忽然从前方车夫处闪现的白光中,飞出一条人影,直刺铁旗身前拦路的人。但此时拦路的已经不只那一个人了,金钱帮的人已经是从四面八方围上。

    此人去势极快,且是从背后杀出,那边的人根本没有反应,等回过神时,已经倒下了几人。人群纷纷注意这边,风萧萧也“咦”地叫出一声。他以为是铁旗新来的“天杀”的帮手,看清后却知是逍遥。他去又复返了。

    铁旗被人群所阻,尚看不到来人是谁,但显然是来相助自己的,这让他为之一振。已经蔫下来的“盘龙枪”瞬间又复活了,气势汹汹继续冲出。

    人们都在注意着这人背后突然冲出来的家伙,铁旗突然威猛的一下让大家措手不及。就是那人都闪得有些忽忙,其他人自不必说了。

    而铁旗此时已经抱定了决心,对于身后还有身旁的攻击根本不做理会,一门心思地直向前扑去。

    而逍遥的快剑,面对金钱帮这一个个笨重的身躯,却正是他们的克星。一剑下去,根本不用再出第二剑。且招招直指弱处――铠甲包得再紧,也不是一块钢板,总有些柔软的地方留给穿铠甲的人活动。且像喉咙这种要害部位,多半的人反而没有遮挡。

    更何况,留在外圈的都是武功稍弱的,手头硬的此时都在里圈对付铁旗。于是逍遥杀进的速度,却比铁旗杀出还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