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独闯天涯

字数:10122字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没想到这个快刀一方说打就打,话才说了几句,居然就动上手了。

    对方对他这一刀也稍显意外,但反应还算机敏,刀光刚闪,人已动,身子向后一缩,堪堪避过这一刀,正待反击,刀光又已闪到。对方显然没想到第二刀会来的这么快,这一刀就避得有些狼狈,急退间险些跌倒。

    两刀逼得对方一缩一退,快刀一方跨前一步,将六人挡在了楼梯之外。众人这才看清,快刀一方双手各执一刀,使得是双刀。

    对方站稳了身子,对快刀一方道:“朋友一定要管这个闲事吗!”

    快刀一方喝道:“没错,这个闲事我管定了!”

    六人中站出一人道:“管闲事,也要看你够不够斤两!”说罢,手中长剑一挺,刺上前去。

    快刀一方大叫:“来得好!”手舞双刀迎了上去,右手刀上前迎剑,左手刀就势朝人砍了过去。

    对方也不含糊,不等剑和刀相交已变招,剑锋一转,划向快刀一方左手的手腕。

    快刀一方手腕一扭,避开这一剑,右手刀反而又砍向对方手腕,两人就这么“乒乒乓乓”打了起来。

    一旁的风萧萧都看傻眼了,搞不清楚自己怎么突然就成了局外人了。

    这时,起初的那个带头之人向余下五人中的一人道:“老大,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大家一齐上去赶紧把他解决了吧!”

    被称作老大的人点头道:“人多了也施展不开,你和老四一起去帮帮老五吧!”

    风萧萧心道:“看你一直人模人样的走在前头,搞半天你还不是老大啊!”

    被称作老四的人一直在一旁跃跃欲试,听到这话,立刻和头前之人一起抽剑冲了上去,以三敌一,和快刀一方打成一团。

    快刀一方立刻落于下风,左挡右支,甚是艰难。

    风萧萧正暗暗祈祷你们打归打,可不要打坏我东西,忽听“咔嚓”一声,被称作老四的人一剑砍去被快刀一方避过,收势不及将楼梯扶手下的柱子削断了一根。风萧萧还没回过神,又听“噗”一声,老五一剑又把楼梯刺了个窟窿。接着又见那个头前之人一剑砍去,被快刀一方刀向旁边一带,剑自下而上斜飞出去,顺带削断了四根扶手柱子,然后老四又极具配合意识的在那段扶手上补了一剑,“咣嚓”一下,楼梯右边的扶手就这么少了一大段。

    更严重的情况还在发生,快刀一方由于抵挡不住三人的同时进攻,顺着楼梯且战且退,且退且上,三人也跟着向上冲,转眼四人已上至楼梯的1/3处,所过之处,楼梯两边的扶手几乎都成了柴禾。

    风萧萧终于按耐不住了,嘴里大喝一声“停手”,自己却也出了手,一枚柳叶镖夹着劲风而出,命中头前之人的手腕。此人的剑正又砍向楼梯扶手下的柱子,风萧萧及时的一镖挽救了数根柱子的性命。

    接着只见风萧萧跃起,脚蹬一张桌子借力,向楼梯处飘去,空中腿已伸开,“风卷云残”正中老四右肩。由于楼梯已经失去了扶手,老四毫不受阻的从楼梯边跌了下去。

    两脚刚落到楼梯上,右腿又已电闪雷鸣般向老五踢出,腿影闪动间,老五呼啸而出。此时手腕中镖之人已很自觉得退了下去。

    风萧萧望着残破不堪的楼梯,痛心疾首,嘴上却不好明说,只好说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众人早已是目瞪口呆,傻傻得望着风萧萧,被称作老大的人上前一抱拳道:“原来老板也是位高人,不知怎么称呼!”

    风萧萧没好气地道:“你不管我是谁,你们现在来我店里找事,打坏了这么多东西,怎么办!”

    对方正待说话,忽然风萧萧头顶正上方“叭啦叭啦”一阵乱响,众人闻声一齐抬头望去。此处是楼梯处,没有二层的地板,正上方就是屋顶,声音正是来自于屋顶。忽得“哗啦”一声,风萧萧眼睁睁地看到头上方的屋顶破了一个大洞,一人头下脚上,双手执剑,从上面飞下,刺向风萧萧。

    楼梯被弄坏的事还没着落呢,屋顶又破了个大洞,风萧萧的郁闷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而此人和屋顶的跌下的碎木头碎瓦片一齐袭向风萧萧,转瞬已快到身旁。风萧萧脚使“风驰电掣”,在刻不容缓间后退一步,向来人抬腿就是一脚抽射。

    不想此人轻功造诣也是不凡,在半空中身子一挺,人就已经弹了出去,避开了风萧萧这一脚,落在了楼梯下的空地上。只听那六人齐声叫道:“老七!”

    风萧萧这边正被跌下来的尘土呛地连连咳嗽,一听这话,连忙道:“原来你们是一齐的,那就好算了,除了这楼梯,还有房顶,都得赔!”

    只听得对方老大道:“这个当然都是应该的,只是朋友还是不许我们上楼去看一看吗?”

    风萧萧装糊涂道:“你们坚持要上楼,到底是想干什么!”

    对方老大道:“朋友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呢!”

    不等风萧萧答话,刚才出现的老七突然抢道:“老大别理他,他在那装呢!我刚才在上面都看到了,那人就在上面!”声音清脆,赫然是个女的。

    风萧萧微笑一下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总之你们弄坏了我店里东西,已经影响了我的生意,赶快赔我,我就不送了!”

    对方老七又抢白道:“你还装,你们是不是一伙的!再废话我们把你的店给拆了!”

    风萧萧没来及答话,身旁的快刀一方先答道:“又来个更不讲理的!还是个女孩子!”

    对方老七火了,叫道:“女孩子怎么了,再多话连你一块拆了!”

    快刀一方一听也火了,叫道:“你说什么,你来拆试试!”

    对方老七立刻就要冲上来,被对方余下几人拉住,但老七也没有就此罢休,手一伸,一枚袖箭飞出。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袖箭居然飞向了风萧萧,袖箭力道、速度都不怎么样,风萧萧不动声色,随便一伸手把袖箭夹住,甩到一边,叫道:“不要吵了,我不管你们其他,总之弄坏我的东西一定要赔。”

    风萧萧的“捕风捉影”还是比较有震撼力的,对方都被这一招给唬住。对方老大又客客气气地道:“赔是肯定的,但朋友一定得让我们上去找个人!”

    风萧萧的逆反心理也被激发起来了,道:“我要是说不呢!”

    对方老大道:“那样的话我们说什么也要硬闯了,如果再打坏什么东西,我们可就不负责了!”对方老七又跟着嚷道:“老大和他废话什么,大家一起上啊!”

    风萧萧终于也火了,叫道:“吓唬我是吗?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再不赔钱走人,我可真不客气了!”

    对方老七冷笑道:“你还反过来吓唬我们了?我倒要看看你不客气会怎么样!”

    风萧萧游戏中向来没有过怜香惜玉的念头,听得对方叫嚣,当下毫不犹豫就是一镖出手。这一镖的速度可比风萧萧的腿要快一些,对方躲闪不及,正中右臂,手里的剑顿时拿捏不住,“当”一声跌落在地。风萧萧冷冷地道:“看你是个女孩,这一镖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其实风萧萧是恨不得打暴她的头,可惜得是这镖失了准头,从头偏到了胳膊上。风萧萧最近刚刚察觉,游戏中出手、命中、身法、回避这四个属性之间有着相互制约的关系。例如两人交手,其中一人的出手低于对方的身法,那么他的命中会比平时要低些,而对方的回避要比平时要高些,反之亦然。

    风萧萧看刚才对方避开了自己“风卷云残”的一脚时的动作,知道她身法、回避都不低,这一镖出手自己也没什么把握。不过自己还算走运,对方头虽然避过了这一击,胳膊却没躲过,正好也让自己有了个完美的借口。

    对方对风萧萧的话显然都信以为真,个个都是面如土色。自己人对自己老七的实力当然再清楚不过了,连她都被对方指哪打哪,其他人那就更别说了。

    对方老大手伸进怀里,掏出一锭银子,甩给风萧萧,风萧萧伸手接住,只听对方道:“这些足够赔这些打坏的东西了!”风萧萧点点头,看他接着还要说什么。

    对方老大接着道:“老板果然是深藏不露,今天我们就卖你一个面子,暂且放过上面那人,日后再找他算账,想必老板不会多加干涉吧?”

    风萧萧脸上又出现了笑容,道:“只要不是在我店里,一切与我无关!”

    对方老大冷笑了一下道:“你终于也承认他是在里面了吧!”

    风萧萧一愣,说不出话来。

    对方老大不再多言,一挥手道:“我们走!”七人一同离开了风萧萧的茶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