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至强剑士

字数:8996字

    杨子涵的交代到这里停下来,王潇心情复杂,却又有一种想要笑的冲动。

    “你家人出了事,你这辈子都别想好过,那你背叛我,把守望者的胜利拱手让出,你这辈子就能好过吗!”

    低着头,就差在王潇面前跪下表达自己的歉意与忏悔,杨子涵说不出话来,在守望者的胜利、利益面前,他选择了自己的家人,对王潇的承诺,对守望者的承诺,都不能和家人的生命价值相提并论!

    没错,是这个道理,王潇也能明白,只是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王潇真的没办法理智地接受。

    稍微收拾一下情绪,王潇继续问杨子涵,“遇到了这种事,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只要你跟我说,不说在比赛期间把你的家人保护起来,我甚至可以找王尧摊牌,要是你家里人出了事,我第一个拿他是问,我就不相信这样他还敢乱来!”

    杨子涵的声音有些嘶哑,“会长,我不敢赌,哪怕只有一点点可能,我都不敢赌啊!”

    懂了,自己现在说这种话也是废话,没意思!

    心灰意冷的王潇对橘枳伸出手,视线都不再往杨子涵那边看,“拉我起来,我们该走了!”

    从头到尾都没说话,橘枳这时候凝视王潇,伸手拉着她的手,把她拉起来。

    “会长!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

    “够了!”

    那像是苍蝇嗡嗡不断的道歉声让王潇感觉异常烦躁,她现在已经不想听到杨子涵的声音。

    “从现在开始,守望者战队和你的合约解除,到今天为止的劳务费用会全部给你算清,大家好聚好散!只是,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你啦!”

    犹如审判的话从王潇嘴里说出来,让杨子涵身体僵住,这一刻终于来了,其实,就算王潇不在这里解除合同,他也会主动向王潇提出退出战队,再也不会在woe出现,他也没办法面对王潇,也没办法再在woe里生存。

    心理准备是有的,但这一切真的发生了,杨子涵只感觉自己心里空落落的,空虚之中,好像什么地方坏掉了……

    看向橘枳,手还和他握在一起,王潇问:“这是你第二场换他下去的理由吗?”

    橘枳没说话,理由什么的,现在再追究起来,还有意思吗?

    可这话倒是提醒了杨子涵,他还有些该说的严酷的话没有对王潇说,他也必须说出来!

    “会长,队伍里被王尧胁迫的人绝对不只我一个,杨成月、罗辑、周琪、庄寒露、杨子涵、千晓、吴极、汪洋,甚至是,还有队长!第二场队长已经把我换下去了,可还是输了,这就是证据!守望者里,你能够信任的人,只有你自己!”

    杨子涵背叛已成定局,可怀疑的面积再扩大的话,战队的本身就没办法再维系下去啦!

    “这是王尧亲口跟我说的,他也很清楚,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是不可能左右守望者的胜利的!”

    “闭嘴!”

    杨子涵的话像是一把把尖刀,刺在王潇的心上,让她忍不住想捂住耳朵,再也听不见,看不见。

    “你滚吧!我再也不想看见你啦!”

    橘枳和王潇出去了,杨子涵朝着门这边跪着,脸上表情凝固……从现在开始,这场噩梦结束了,而他与守望者的美梦也醒了!

    虽说是王潇要求出来的,但在这过程中,都是橘枳在支撑着她的身体。

    “你还好吧?”

    听到橘枳的声音,王潇原本冷到极致的表情有了变化,“你这个混蛋……别在这种情况下……对一个女人说这种话……你身体借我用下……”

    说完,也没等橘枳的回应,她把橘枳推到靠墙,两只手搭在他肩上,头埋在他胸口,不知道有没有哭出来。

    ——哭?这种事会发生在王潇身上吗?想象不出来……

    橘枳很尴尬,王潇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反常了,让他应对不过来,于是他的手在两边垂着。

    过了一下子,王潇开口:“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能起来再说话吗?

    好吧,这种话饶是橘枳这种家伙也说不出口的。

    “为什么问我?”

    橘枳总是不能顺着她的意思,这让她不高兴,拳头就往橘枳肩上砸……

    话说,这种做法真的很像女孩子对男朋友撒娇哎!

    “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感觉有点乱!”

    “我其实比较早就注意到队里的气氛有些不对,那时候,我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这些人跟着我已经很久了,日久见人心嘛,我能看出来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人……只是,似乎是我错了!人心隔肚皮……”

    这样说就太悲观了!

    橘枳问:“你现在已经没办法信任其他人?”

    王潇:“杨子涵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骗我!战队的内部已经变质了,这种情况,你觉得还有可能从败部复活中杀出去吗?”

    橘枳没接话,无声中表达出近似于默认的意思。

    又在橘枳肩上捶一下,王潇问:“你怎么又不说话啦!”

    橘枳反问:“说什么?”

    王潇:“你别问我啊!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这不是不讲道理吗?

    “杨子涵说守望者里,你只能相信你自己,那,你相信我吗?”

    头在橘枳的胸口撞一下,王潇说:“我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

    “是吗?”

    说着,橘枳的手抬起来,按在王潇轻微战粟的肩上,两人就这样保持着这并不适合这两人关系的姿势,直到王潇说话。

    “第二届全国大赛……可能我们就止步于此啦……我回去之后,会解雇守望者全体成员,重新招募,等第三届全国大赛开始,再对冠军的目标发起冲击!”

    中途退赛,清洗队伍,王潇张口就来的话着实让人心惊,但这并不让橘枳意外,已经对队伍失去信任,王潇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她眼里可容不得沙子。

    “如果,我还是想进入决赛呢?”

    “你自己从个人赛出场,以你的实力,杀入决赛不是轻而易举……”

    说到这里,或许是察觉到橘枳想表达的意思,王潇停顿一下,试探着问:“这样……不行吗?”

    “那是一种意思,和战队全员一起进入决赛又是一种意思。”

    “我爱莫能助!就算我愿意帮你,守望者也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怎么可能打下去?”

    “问题只有一个,你愿意吗?”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