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王者再战

字数:13484字

    时间仿佛随着长江七号作出的选择而重新开始了流动,连带着周围几名玩家的身影朝着各自早已预定好的轨迹迅速行动开来,属于无天罗汉与那名盗贼的武器也随之朝着雪灵幻冰所在的方向骤然挥下,与之相伴的还有她猛然前突的那道白色的剑影:“彼岸落花!”

    无声的斩击随着她的这声呐喊而跨越了空间的桎梏,凌空出现在了靠近段青周围区域的空气当中,只不过这一次的斩击看上去并未得手,那凭空显现的纤细剑影也随着横贯在长江七号手中的长剑经过而停了下来:“真是漂亮的剑法呢,是你自己独创的招式么?”

    “不,住手!”

    依旧被重重地压制在身后,双手按在地上的段青大声喊道:“既然你们只需要我一个,那杀了她也没有什么意义!放她走就是了!”

    “看上去她的威胁要比你大很多。”

    没有回过自己的头,举起剑来的长江七号与一左一右的两名队友形成了三角包夹之势,各自亮起的剑锋随后也将那即将冲至的雪灵幻冰围到了中央,宛如即将把浪潮环绕起来的重重堤坝:“而且我们与她可是老朋友了,就算不为了此间的局势着想,这个女人也是必须死的。”

    “如果她死了,我也不会独活!”手中的另一颗椭圆形炸弹开始闪现出隐隐的光辉,属于段青的大喝随后回荡在这片红光遍布的大厅周围:“老子一死,谁都别想进那个门!”

    【能量过载率:51%】

    “快制住他!”

    望着段青手中正在逐渐变亮的那枚椭圆形的物体,眼色一变的长江七号连忙大声说道,而压制在后方的土炮闻声也发出了一声狞笑,手中的另一把西瓜刀随后也朝着段青的手腕处狠狠劈下:“放开!”

    “狂风术!”

    属于女孩的大叫随后响起在了所有人的身后,与之相伴的还有一道陡然吹起的猛烈狂风,那狂风在红光鼓动的作用下迅速地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但还是将段青与土炮两个人的身体向前吹歪到了地上。名为八咫鸟的身影隐约出现在后方通道口内的背景里,紧急团身的段青顺势抓住了劈空的那柄西瓜刀所连接着的手臂,他脚下生力,将自己背后的土炮硬生生地背摔到了前方,纠缠在一起的身躯紧接着从混乱的场面中跳了出来:“快!”

    握在他手中的椭圆形炸弹在长江七号回望的惊怒面庞中变得更亮了,然后又在段青的大吼声下陡然脱手飞出:“奔雷手!”

    轰!

    似乎早就已经计算好了引信的时间,那椭圆形的物体在脱离段青手掌后的几米开外猛然化作成为一团刺眼的闪光,燃烧的气团夹杂着灼热的火浪瞬间盖过了周围原本充斥在大厅当中的暗红色光芒,将原本即将绞杀在一起的人群再次掀飞了出去。望着自己所掉落方向尽头的那道红色的光门,同样受到波及的雪灵幻冰眼中也闪过了恍悟的神色,她咬着牙调整着自己降落的姿势,即将冲入那道光柱的身躯下一刻却是被猛然出现在此处的剑芒贯穿而过:“真是的,只是稍微走了走神——”

    “居然还真的被你们摸到这个地方来了呢。”

    飞溅的鲜血随后伴随着剑气的呼啸泼洒在红色光柱的周围,随后滚落在地的是雪灵幻冰被摔落的残破身躯,肩膀处出现了一个恐怖血洞的她紧接着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正在失去神采的眼神中旋即也充满了憎恨与不甘的神色:“良辰……美玉……”

    “啊,抱歉。”拍打着自己那颇显狼狈的头发,出现在光柱旁边的良辰美玉随后拍掌笑道:“因为事态紧急,所以下手稍微重了一点,不过——”

    “这一次的错,你们也有份啊。”他回望着一旁还在挣扎着站起的段青,脸上也摆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要是你们愿意在其他不为人知的地方解决,我们或许就不需要闹得这么不愉快了,对不对?”

    “良辰美玉!不是让你守在这个地方么?”由混乱之中恢复了过来,围拢至近前的土炮脸上却是露出了指责的神色:“你居然擅自乱跑!罔顾我们分配给你的任务!”

    “拜托,我的确是按照你们分配的任务在行事啊。”良辰美玉将无可奈何的表情转向了这一边:“我通过魔法道标的力量发现了敌人的动向,然后想要提前冲过去解决他们,难道这么做也有错吗?”

    “我们来到此地的时候,这个地方的确是一个人都没有的。”抱着双臂缓缓地走了过来,一脸阴霾的长江七号随后也质问起了这位刚刚赶到此处的最后援军:“你追击的距离是不是有些过远了?”

    “这个地方除了他们,还有谁会找到这个位置来?”良辰美玉满不在乎地摇了摇自己的头:“与其傻傻的在这里等下去,还不如主动出击解决这个麻烦——身为指挥者的你,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的吧?”

    “身为指挥者,我更希望能有听从自己命令的下属。”

    刻意强调了“下属”这最后两个字,长江七号怒气冲冲地将手向后一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仅擅离职守,还把这几个人成功漏了过来!你不是声称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吗?那刚才的那个家伙是怎么——”

    想要声讨的话停在了半空中,与之相伴的还有他骤然回头搜寻某道身影的目光定格在原地的景象,之前出手用风系魔法偷袭他们这群人的八咫鸟此时也已经静静地倒在了地上,看上去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了:“呵哈哈哈哈!你指的是那个连初级防御都不会的小女孩吗?”

    “解决她只需要抬一抬手就够了,所以才没有及时向队长汇报。”收起了自己得意的大笑,良辰美玉将充满了讽刺的脸色埋入了低头的动作当中:“队长考虑甚周,良某佩服之至,佩服之至啊。”

    “……哼!”

    无法反驳这句明显嘲讽自己的话,长江七号重重地一甩手臂,然后在周围土炮等人逐渐包围过来的景象中,将怒火放在了眼前倒在地上的段青与雪灵幻冰身上:“好了,两位,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的希望了,你们是不是也应该束手就擒了?”

    “咳!咳咳!”

    望着依旧没有爬起的雪灵幻冰倒在血泊之中的身躯,段青回答的声音里充满了沉重的喘息声:“这……这一次,是我们输了,不过……那些秘密……你们真的不要了么?”

    “我建议你们不要再用这些莫须有的‘秘密’来欺骗我们。”还未等长江七号说话,远方缓缓走来的良辰美玉就将段青的话堵了回去:“我们也不需要那些秘密,我们只需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就足够了。”

    “这里的仪式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说到这里的他转头望着长江七号的脸:“不要再被这两个人所蒙骗,他们的鬼点子多得很,尤其是他——”

    近距离指着段青的脸,他的目光中再度充满了嘲讽一般的眼神:“想要让这位坦然接受自己的失败,那可是要比登天还要难啊,是不是?”

    “……”

    没有回答对方的话,扶着肩膀的段青就这么定定地望着近在咫尺的这位玩家的脸,直到那冰冷的刀光再一次贴到自己脖颈上的时候,这位灰袍的魔法师才静静地发出了自己的下一个声音:“雷德卡尔。”

    “……什么?”

    “自从我发现了这里的秘密之后,我就一直在想雷德卡尔的事情。”

    周围骤然变得凝固起来的气氛中,段青的声音随后低沉地在大厅中回荡:“如果这里的魔法结构——或者说整个地脉的构造都与帝都相同,那么发生在这里的一切,说不定也都是曾经发生在雷德卡尔的那一夜的重复,但是这里没有帝国的皇帝给你们刺杀,也没有真正的地脉给你们占领,有的只有这道不知道出处的魔法道标,以及一个看上去已经成为了疯子、企图带着自己的子民一起上天的公国议长大人。”

    “将整个塔尼亚炸上天绝对不是你们的目的,因为无论是玩家方还是魔法帝国方,都不会想要一处荒芜的废墟作为据点的。”说到这里的他用了然的目光望着周围几道虎视眈眈的脸:“那所谓的仪式究竟是什么?总不能是将泰伦之塔重新召唤出来这种老掉牙的套路吧?”

    “看来你似乎猜出了一些答案。”沉默的气氛中,还是长江七号率先发出了两声低笑:“你的结论是什么?”

    “你们似乎愿意听我一个失败者的最后遗言。”

    摇了摇自己的头,段青随后将自己的目光由周围环伺的敌意中收了回来:“也罢,反正即将退出这个战场了,将我所推导出来的结论说与你们听一听也无妨——你们想要偷取帝国的地脉,是么?”

    他指着自己的脚下,然后顺着自己之前所感应到的地脉方向朝着西方指了过去:“从调查团由帝国出发开始,我们这一路就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袭击,这些袭击名义上是给帝国与公国的谈判之间下脚使绊,实际上是为你们的布置打掩护,为你们打通两个国家之间地脉的手段转移注意力。”

    “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在法尔斯要塞的那一次战斗了。”他望着长江七号的脸:“你们应该是早就已经在那里埋下了能量脉流的种子,为这边的仪式做准备了,是么?”

    “精彩。”双掌相互碰了几下,长江七号用意外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位灰袍魔法师的脸:“能够推测到如此地步,连我都要不自觉地称赞你的智商了呢。”

    “只是了解的情报比别人多一些而已。”段青低着头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改变:“从扎拉哈城到塔尼亚,你们打通了一条人工地脉,然后将你们在帝国窃取的魔法吸收仪式,利用塔尼亚的这片地下秘密区域施放出来。”

    “如果成功的话,包括帝国在内的周边大部分区域的魔法能量都会归你们所有。”段青发出了一声叹息:“如此庞大的资源如果落在了魔法帝国的手上,的确非常有可能成为左右局势的最重要砝码了呢。”

    “魔法帝国的确需要庞大的魔法能量作为支持,尤其是在我们地处偏僻、一向缺乏资源的情况下。”长江七号却是摇了摇自己的头:“不过你的推理只猜对了一半,我们的魔法来源可不仅仅只有这些。”

    “那我也说出我的另一半猜测来好了。”没有如同对方所预料的那样显露出丝毫的意外与惊讶,段青的目光中反而出现了几分神秘的感觉:“我是一名魔法师,尤其是曾经接触过帝国地脉、经历过那场异变的魔法师。”

    “在那一场异变过后到帝国调查团出发之前,我倒是也调查过雷德卡尔当时的地脉现状。”他收起了自己刻意翘起的嘴角,同时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发觉……整个魔法结构的恢复当量,与那一夜的流失量是不相匹配的。”

    “换句话说——雷德卡尔的地脉能量在那一夜消失了一部分。”他看了看自己的周围:“除了芙蕾皇室,缺乏魔法理论研究与魔法体系构建的芙蕾帝国是没有人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的,我们帝国的玩家也不可能,所以说——”

    “窃取这部分地脉能量的,只有当时前来偷袭帝国的复辟者。”

    四周的红光随着段青这句话的出现而开始变得愈发不稳定,将几个人之间彼此的表情也映现得阴晴不定了起来:“也不知当时负责那片区域的是哪位大哥,手笔与气魄还真是不小呢。”

    “良辰美玉!”

    于是这一张张阴晴不定的脸在下一刻就爆发了:“你居然偷了能量!瞒着所有人偷了能量!”

    “别听他一派胡言!这些都是他骗你们的!”

    “按照我们之前计算的魔法当量,这个仪式本来也应该早就完成了才对……原来问题出在你的身上!”

    “快给我交出来!你把那些能量藏到哪儿了?你——”

    即将爆发内讧的两名圣殿骑士团的玩家之间陡然闪出了一个人的身影,带着他们彼此刚刚瞪起的眼睛朝着一侧的方向飘了出去,属于段青的双臂随后也躲过了紧随而至的刀枪与拳脚的阻拦,一把将躺倒在地的雪灵幻冰抄到了自己的怀中:“分锅的环节我们就不参与了。”

    “我们先溜,你们就接着聊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