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金刚不坏

字数:10472字

    张翠山自幼跟随张三丰学艺,和张三丰情同父子,亦是张三丰七位弟子中天资悟性最高的一个,也是最有希望继承张三丰衣钵的弟子。

    若非在外流浪多年,其实力比之俞莲舟亦是不遑多让。

    不过作为武当七侠之一,张翠山修为还是相当可以的,比起灭绝和金花婆婆这个级别的高手,仅仅只是稍稍逊色一些而已。

    王远四人对上金花婆婆虽然处于下风,完全是因为带了胡青牛这个坑,本身实力其实并不弱金花婆婆,此时张翠山作为帮手加入战团,形势直接逆转。

    张翠山外号铁划银钩,左手烂银虎头钩,右手镔铁判官笔,端的是威力无穷。

    金花婆婆手中拐杖被灭绝断掉,只得空手对敌,面对张翠山这两件兵器,自是难以抵挡。

    只见张翠山迎身而上来到了金花婆婆身后,判官笔往前一点,直取金花婆婆后心灵台,同时还不忘大喝一声:“当心身后……”

    “这货脑子有问题?”

    张翠山如此智障的行为,引得长情子和杯莫停纷纷侧目。

    作为玩家,自是不理解正派NPC的三观,作为侠义之人,张翠山自诩光明磊落,哪怕是对付金花婆婆这样的恶人,也不愿意在背后偷袭,所以出手的时候才会发声提醒。

    若换做王远这和尚,八成一声不吭,一棍子就撩下去了。

    “你!!”

    金花婆婆闻声蓦的一惊,连忙回过身来,右手一伸,握住了张翠山的判官笔,张翠山左手银钩往斜上方一挑。

    “刺啦!”

    金花婆婆的一进被张翠山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与此同时马里奥跟上来,右手轻轻往前一指,一道若有如无的指劲点在了金花婆婆握着张翠山判官笔的手腕上。

    “哎呀!”

    金花婆婆手腕一麻,下意识松手,同时脑袋上出现了一个被点穴的标识。

    【参合指】

    马里奥在其师父阿朱那里所学的点穴指法,威力虽然一般,但却具有点穴控制特效,实用性极强。

    马里奥经常将对手点住,然后在肆无忌惮的用法【虎爪绝护手】蹂躏目标。

    奈何金花婆婆作为BOSS,对控制功法的抗性很高,马里奥这参合指点在玩家或者低级NPC身上,至少可以定身三秒以上,但是点在金花婆婆身上,仅仅只有一秒不到的时间,金花婆婆就恢复了行动。

    说是点穴定身,倒不如说是僵直了一下。

    不过也就这一下,张翠山右手往回一拉,将判官笔夺回,紧接着往前一递,插在了金花婆婆的左胸口穴位上。

    就在此时,张翠山胳膊下面斜斜伸过来一个簸箕大小的手掌,带着强劲的掌力,一掌印在了金花婆婆胸前。

    【我佛慈悲】!!

    “砰!”

    只听得一声闷响,金花婆婆口吐鲜血,横着往后飞去,重重的摔落在地。

    【我佛慈悲】是目前大金刚掌中威力最为强横的一招,在王远十层佛法和易筋经神功的加持下,其威力之强,即便是少林寺玄字辈高僧,也不敢硬接。

    如今结结实实印在金花婆婆胸口,饶是金花婆婆内功极其浑厚,挨上这一下,也丢了半条命。

    “好!好!好!”

    金花婆婆到底是大高手,落地后往后一翻站起身来,轻轻拭去嘴角的鲜血,连道三声好,旋即面色苍白道:“少林武当!果然名不虚传,张五侠,老身记住了你了!”

    “金花婆婆!”

    张翠山停下手冲金花婆婆拱了拱手道;“我本不想伤你,只要你不再骚扰胡神医,我愿意饶你一条性命!”

    “哼!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金花婆婆撂下一句话,后退一步,转身就要离开。

    王远见状在团队频道冲长情子大声道:“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随说着,王远掏出禅杖,使出释迦掷象功对着金花婆婆后背就扔了过去

    长情子接到王远命令,往前一步随手对着金花婆婆抛出一片碧磷弹。

    “砰!”

    王远力大,又用了【释迦掷象功】,禅杖先一步飞到金花婆婆背后。

    金花婆婆听闻背后风声,连忙运起内力格挡,这时候,长情子的碧磷弹也飘到了金花婆婆身上。

    碧磷弹沾身既燃,遇到内功真气,便如火上浇油。

    “嗤啦!!!”

    随着一声划火柴一般的声响,一团绿色的火焰,瞬间将金花婆婆包围。

    被火焰灼烧,正常人的反应自是运功抵抗,金花婆婆也不例外,当下再度强运内力,结果身上的毒火越烧越旺。

    “啊……你们不讲信用!”

    在凄厉的惨叫声下,金花婆婆绝望的被活活烧死在了众人面前。

    “哎呀!”

    张翠山见状,有些于心不忍道:“她年纪都这么大了,何必再痛下杀手?况且我已经答应放她走了!”

    “我擦,这货还真是个圣母婊!”

    听到张翠山的话,王远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张翠山还真是麻烦的很!对付金花婆婆这种恶人直接杀了便是,这家伙竟然还有同情之心。

    同情恶人,就是作恶!这种道理都不明白吗?还打算用爱感化一个作恶多年的老坏人不成?

    “你接到我们的任务了吗?”王远反问道。

    “没有!”

    张翠山摇头。

    “那你加入我们的队伍了吗?”王远又问。

    “也没有!”张翠山再度否认。

    “那不就得了!”王远道:“你是你,我们是我们,你说饶了她,我又没说绕了她……这老太婆死了老公,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也没几年好活了,我送她去和她老公团聚共享天伦,也算是功德无量。”

    “这……”

    张翠山哑口无言。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王远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牛逼!”

    长情子和马里奥在几人在团队频道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道:“刚才求人帮忙做任务像条狗,现在说话这么硬气。”

    “你懂个屁!他是帮你做任务吗?他是帮自己的儿子!”王远鄙视道。

    “是吗?”长情子摸着下巴道:“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我怎么总觉得你在拐着弯骂我?”

    ……

    几人说话的功夫,丁老仙也回来了。

    方才走的时候,丁老仙心情还算不错,可现在不知为何,脸上却满是伤感。

    “倚天剑呢?”

    见丁老仙回来,王远连金花婆婆尸体都没来得及摸,就凑上前问道。

    “走了!”

    丁老仙道。

    “走了?你就让她这么走了?那纪晓芙闺女不要了吗?”王远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女娃急道。

    “纪晓芙她……”丁老仙面色沉重道:“死了……”t21902181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