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字数:11302字

    神王宫的战斗,还在继续。http://www.unxsw.com/

    狂风由西向东,浩浩荡荡,裹挟混乱的圣音,发出不知凄厉还是欢愉的尖啸。

    金色的幽冥前仆后继的冲向鎏金大阵,不断被七神卫和高阶神官的雷劫轰杀。

    同时,又有大量中毒神民加入反叛者队伍,在大阵边缘,变成了金色的幽冥。

    这是神界建成以来,第一次遭遇的末日景象。

    神王宫的所有人,对陆涯的力量都有所预估。

    但却严重低估了七冥神,准确说,低估了柳玄夜的力量。

    直至此刻,甚至无人知晓柳玄夜的具体位置。

    大阵外,双方僵持不下。

    然而,神民的总量有限,就算全员感染冥毒,七神卫持续引雷劫轰杀,如此不断消耗,最终会牺牲所有神民,解决全部的冥毒问题。

    人都死光了,还怕病毒吗?

    这是比群体免疫还要高级的死亡免疫。

    所谓的神族,不过是盛放灵力的工具而已,神死了,还有神树上的神果,随时都能补充。

    神王宫和神树的高阶战力,都是为了对付陆涯和柳玄夜存在,不会轻易用在这些中了冥毒的活死人上。

    道长当年对神界抱有幻想,如今大开眼界。

    “不愧是神界……比咱们幽冥还粗暴。”

    荒野帝道:

    “上二狗!”

    一道宛如海豚呼叫的深海幻音笼罩太平洋。

    一个庞然巨物缓缓浮出海面,站起了身子。

    这是一个巨人!

    巨人缓缓走向神王大陆,掀起滔天海浪,太平洋最深处也不过淹没了他的膝盖。

    浑身墨紫色的皮肤,在鎏金大阵的照耀下,显出一抹神圣感。

    张二狗的人造巨人之躯,与朱神真人形似,本体在神王宫大监狱,以柳玄夜七神戒强行驱动本体卍印维持力量,负责硬接大招。

    他的左肩,立着荒野帝。

    他的右肩,站着道长。

    二人辅助张二狗的巨人之躯,试图摧毁鎏金大阵。

    七神卫格外诧异。

    此人不是关在大监狱么?

    来不及他想,七人朝着巨人合力降下雷劫!

    上位神级别的雷劫不断轰落,莫名落在荒野帝头顶,却像击中避雷针一般,导向了海水之中。

    而道长又在巨人身下的海面,结了一道逆螺旋阵法,可以泄力抽取雷劫的部分力量。

    也就是说,一道雷劫劈下来,三人不但安全无恙,还能吸取雷劫的部分神力。

    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神王殿回廊。

    黄衣圣女再无之前轻松的神色了。

    “没想到柳玄夜竟能拿出这等力量,七神卫控制幽冥,无暇顾及,我们必须动手了。”

    掌宫圣女摇了摇头。

    “这不是你们能对付的力量,你看着神王宫,其余人继续驻守大监狱,我亲自出去。”

    这时,黄衣圣女指着鎏金大阵外。

    “掌宫大人你看”

    华夏神域濒海上空,忽然出现一个青白纹衣、身形颀长的年轻身影。

    “是极云子!”

    年轻人温文尔雅,飘若云絮,凌厉如剑的眸子里却始终散发着不与人争的柔性,在神界,除了掌宫圣女,很难再找出比之更漂亮的人。

    掌宫圣女微微蹙眉。

    按照神王宫制定的计划,当战场出现意外情况时,极云子会登场解决。

    她只是没想到,极云子这么早就出来了。

    这并不是好事。

    但事出紧急,掌宫圣女作为高阶即战力,不能轻易离开神王宫。

    “天纵云剑。”

    极云子抬手一落。

    一道粗大的白光剑影,划破长空,径直落下,宛如浩瀚天罚,向下一剑刺入张二狗的头顶。

    由于剑速太快,荒野帝的卍天印尚未完全发挥作用,剑光就从张二狗的头顶,插到了仙台。

    诡异的是,张二狗巨人之躯的仙台并不是小腹中央,而是分列左腰和右腰两边,一共两个。

    这一剑插了空,未伤及要害。

    但三人还来不及高兴,极云子抬手一掌,飞云入海,将巨人一掌轰飞。

    这隔空一掌,势大力沉,比剑光更加迅猛,使得张二狗往前一扑,猛的撞在了鎏金大阵上。

    轰!

    荒野帝无伤遁走。

    道长落入海中,不知所踪。

    巨人之躯猛地撞在鎏金大阵,像是撞在一面铜墙铁壁上,吐血落海。

    三清之力,恐怖如斯!

    张二狗刚爬起身。

    极云子身形一闪,宛如流云,又跟着一剑劈开了张二狗的左右仙台。

    双仙台同时裂开,使得张二狗的巨人身躯,如无根浮萍,灰飞烟灭。

    左右仙台里散溢而出的浩瀚灵力,又被鎏金大阵迅速吸收,增强了对金色幽冥的防御力。

    “不愧是极云子前辈!”

    神官们如见救星。

    从极云子登场,到粉碎张二狗巨人之躯,一剑落白影,一掌排巨人,一剑裂仙台,前前后后不过十余息时间,就把柳玄夜的王牌给拿下了。

    正在这时,一道女声宛如悬月,响彻天穹。

    “多谢了。”

    “嗯?”

    极云子仰首看去。

    什么也没有。

    在柳玄夜的计划中,张二狗的巨人之躯从制造之初,就是必死结局。

    但,有两种死法。

    第一种死法,是仙台崩溃后,引发的气海链式海啸,一瞬间的爆炸,足以炸开鎏金阵法。

    可惜,极云子剑法太高妙,划开了仙台,炸开了肉身,多余的灵力却没有丝毫散溢,被鎏金阵法完全吸收。

    这就是张二狗巨人之身的第二种死法。

    “不好!”

    极云子察觉出不太对劲,然而即便是他,在柳玄夜已经发声的情况下,竟还发现不了柳玄夜的具体位置。

    这很奇怪。

    他可是三清实力,凌驾所有神族之上。

    柳玄夜不管幻术多强,总归有极限,不可能在发声的情况下,他还定位不到她。

    极云子神威一展,直接将方圆百里的一切生命体碾为飞灰,哪怕上位神,也得重伤吐血。

    结果,还是没能找到柳玄夜。

    他的神威过于强横,没法再扩散下去,否则会波及大阵。

    然而此刻,柳玄夜正堂而皇之的,站在鎏金大阵的顶端。

    一袭红袍无风自动,赤色的裙摆上出现了七十亿颗神眸,映照着神树上的七十亿颗神果。

    利用千羽姬的灵魂与神树的关联,她的幻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

    柳玄夜仿佛不存在一般,融入天道之中,双手结印,运起七戒之力。

    “双海共鸣!”

    张二狗的巨人之躯,携带了两颗人造仙台。

    一颗是张二狗仙台的无卍印复刻版。

    一颗是松鸣仙台的无卍印复刻版。

    在大战之前,七冥神所有人的仙台,都留下了无卍印复刻版,目的是为了防止七冥神中有人被抓后,柳玄夜能通过仙台共鸣的方式,或为被抓者输送力量,或直接夺回卍印。

    现在,张二狗的巨人之躯已灰飞烟灭,注定夺不回卍印了。

    于是乎。

    两道气海,在鎏金大阵的表面掀起海啸,吞噬了大多幽冥。

    两道海啸愈演愈烈,彼此环绕,转眼组成一道太极阴阳图。

    这种同源的仙台共鸣,和本尊与分身共鸣的很相似,可以将分身力量让渡给本体卍印。

    源源不断的力量,通过鎏金大阵流向被监押的张二狗和松鸣。

    不光是巨人之躯复刻仙台的力量,还有鎏金大阵上掀起的海啸之力,和吞噬幽冥之力。

    “怎么可能!”

    极云子立在大阵上空,不敢妄动,否则会轻易毁掉鎏金大阵。

    与此同时。

    掌宫圣女身形一闪,来到大阵的正下方,试图平复这道海啸。

    神王宫的大监狱,位于天水湖湖底的封闭空间里。

    天水湖在天上,中央是圣女宫。

    大监狱在湖底,只关押了一个犯人。

    张二狗。

    除掌宫圣女和黄衣圣女驻守神王殿外,其余十宫圣女,全部看管大监狱。

    起初,圣女宫试图夺走张二狗的卍印,结果发现此人肉身与卍印完全融合,卍印拿到哪,就从哪原地长肉,肉跟着卍印走。

    这种力量接近天道法则,连掌宫圣女都无法摧毁!

    圣女宫无奈,只得将张二狗关在大监狱,将其仙台牢牢封印起来,将其灵魂沉入梦道幻境。

    此刻的大监狱中。

    张二狗感知到鎏金大阵上的“双海共鸣”,在梦道幻境里猛地清醒。

    利用卍体印共鸣,借用大阵之力,强行突破了灵魂封印和肉身封印。

    “好戏开始了吗?”

    张二狗还从没打过这种富裕仗。

    他的身形暴涨,直接以肉身顶翻了圣女宫。

    面对十宫圣女,更是一拳一个嘤嘤嘤,打的对方毫无还手之力。

    一看没了对手,突然想起什么。

    抬头看了眼鎏金阵法上的太极漩涡大海啸。

    双海共鸣?

    意思是除了我,还有人被抓了?

    张二狗神识一展,发现松鸣被关在神王殿的地下室。

    一剑砍裂通神柱的松鸣会被抓?

    张二狗身形一闪,来到神王殿外,与他的巨大身躯相比,神王殿也显得有些渺小。

    “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黄衣圣女在回廊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神王殿地下室,谭边。

    松鸣盘膝闭目,一言不发,似乎还在等待。

    张二狗心领神会,侧身开莽,扬起巨拳,一拳轰向了神王殿。

    这可是神王殿!

    只刹那间,一道粗壮的黑爪瞬间刺出,掐住了张二狗的脖子。

    这是一只龙爪!

    张二狗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被单纯的体术掐住脖子。

    这布满龙鳞的黑爪,自神王殿地下室抓出,竟在没有破坏神王殿的情况下,一爪刺破空间,隔着空间掐住了他。

    让张二狗惊骇的是,并没有空间法术!

    对方只是用单纯的体术,打穿了空间。

    “你是谁?”

    张二狗问。

    水潭边,身材矮小、其貌不扬的歌兰,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数日来,他不但没有束缚松鸣,甚至从未看过松鸣一眼,完全是自由看管。

    然而松鸣并没有逃。

    毕竟,松鸣也怕死。

    歌兰隔空看了眼张二狗,以为是朱神真人。

    “想不到朱神家的后人也被人控制了。”

    张二狗不多解释,双手抓住龙臂,试着强行将其扭断。

    然而龙爪先行拧断了他的脖子,顺着脖子,爪尖向下,一爪撕开仙台,强行取走了卍印。

    “你”

    张二狗感觉不太妙,转眼灰飞烟灭。

    歌兰收回龙爪,抓着金色的卍印放入口中。

    嘎嘣脆了!

    在龙腹腐蚀性胃酸中,张二狗的肉身再也无法重生,而被歌兰破坏的卍印,在龙躯的隔绝下,完全不受柳玄夜七戒的控制了。

    歌兰咀嚼着卍印,强行吸收了力量。

    浩瀚的龙吟响彻神王殿。

    “一般货色。”

    然而回过神来,松鸣已消失在潭边。

    神树下,二师姐仰起头,面无表情。

    鎏金大阵下的掌宫圣女,俯瞰着神王殿。

    “歌兰,你在做什么!”

    歌兰并非是疏忽,只是他已看透了七冥神的力量,而且松鸣作为饵,引来了柳玄夜和陆涯。

    他的目标,永远是最强的敌人!

    歌兰起身拍了拍布衣上的灰尘。

    龙吟呼啸不绝。

    “卍体印已毁,陆涯也来到了神树,我过去看着他,让老头去对付松鸣。”

    极云子隔着鎏金大阵,冷喝道:

    “你在命令你的老师吗?”

    “无妨。”

    星辰冢,赤膊上身的老夫子,徐徐睁开了眼,一身遒劲的肌肉反照着金光。

    “主将就应该对付主将。”

    “多谢老师。”

    歌兰谦卑的作了个仙揖,缓缓走向了神树,找到吹哨人的神果。

    在他的面前,站着陆涯和妻女三人。

    三人的灵魂沉浸在吹哨人的识海中。

    毫无防备。

    歌兰观察了很久,确定是毫无防备。

    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了……

    恐惧。

    与此同时。

    一声呼啸的松涛声,划过天穹。

    剑影一闪。

    笼罩整个神王大陆的鎏金大阵……

    裂开了。

    “才刚开始啊。”

    看了眼战况,松鸣顿生懒意。

    掌宫圣女自穹顶,翩然落下。

    极云子拔剑四望,检查周围有无埋伏。

    老夫子赤膊上身,精光四射,自天边徐徐走来。

    “帝礼……你还敢来见我啊!”

    突然,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布偶女娃,一溜烟钻进鎏金大阵,猛扑在松鸣的小腿上,牢牢抓住他的膝盖。

    松鸣笑着摸了摸她的小布脑袋,随即戴上破烂的斗笠,拔出木剑,声音干涩,闭目唱道:

    “剑道,一气化三清!”

    zn03251zxs